博客网 >

剑与十字——漫话西欧中世纪之八
  
  北海风云(上)
  
   大陆上重建帝国的梦想已经化作飞烟,让我们把视线投向北方的那片大海。这里没有南方地中海的明媚阳光,有的只有千年的阴郁。那片孤悬海外的岛屿,当时几乎被排斥于欧洲历史之中,只有神秘的巨石阵,历经千年风霜,依然孤独的矗立着,倔强的伸向天空,仿佛寂寞的呼喊。当时没有人会想到,未来,那里将是世界上最大帝国的发源地。
  
   不列颠,这座岛屿的名称。他的名称来源于居住在这里的凯尔特人中的一支不列吞人。当他们从大陆渡海过来征服这里的原住民后,这里便成为他们自由的故乡。公元前55年,时任罗马高卢总督的恺撒首先侵入这座岛屿,但是被击退。一直到罗马帝国的克劳狄皇帝时代,罗马人才在这里站住脚来,建立了不列颠行省,伦丁尼姆成为行省的中心,成为以后伦敦的雏形。其后为了防御北方的敌人,罗马帝国又在这里修建了著名的哈德良长城。
  
   当罗马帝国陷入漫长而痛苦的三世纪危机之后,衰亡中的帝国已经无力抵挡蛮族入侵的洪流。虽然罗马皇帝在不列颠设立了萨克森海岸伯爵来防止蛮族的劫掠,但这已经无济于事。毕竟,这是一片远离罗马本土的海外行省,皇帝鞭长莫及。最后,到罗马皇帝霍诺里乌斯时代,皇帝将驻守在不列颠的军团撤回保卫本土,到公元442年,罗马军团全部撤离。
  
   这就是电影《亚瑟王》的背景。电影中亚瑟率领他的勇士一举击败了入侵的蛮族,在罗马军团撤离后赢得了国家的自尊独立,被尊奉为王。当然也有美女的旖旎风情。
   不过历史上真实的亚瑟王面目却是模糊不清。我们甚至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有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存在。在《牛津英国史》中这样说道:(亚瑟)是最难经得起历史验证得一位国王。我们只能认为有过一位名叫亚瑟得军事领袖。
   关于这段历史,我们唯一的资料只有一些真伪难辨的编年史,充满着不经的传说。
  我们可以认为。被称作“康沃尔的野猪”的亚瑟王可能是当时的一位酋长,在罗马帝国崩溃之际,他与入侵的盎格鲁萨克逊人有过军事交锋。也许可以确定,他率领凯尔特人在巴顿山战役中打了个大胜仗,使得凯尔特人保持了一定时间的独立。
   于是亚瑟作为一位民族英雄在游吟诗人中间口耳相传,他的业绩经过加工也日益丰满,最后随着中古法语文学中的记载而被世人所传唱。
  
   这才有了我们所熟知的亚瑟王传奇:受湖中女神眷顾的王者,至为诚实的加文爵士,神秘的巫师墨林,骑士之花郎士洛,美丽的桂尼薇皇后。以及圆桌,圣杯和削铁如泥的“削刚剑”。当然还有逆子毛德列。
   亚瑟王传奇故事具备中古骑士文学的一切要素。因此流传至今。
  
   但是最后,罗马化的凯尔特人还是接受了失败的命运,他们的残存势力退入西部地区,也就是现在的威尔士。另一部分则渡海来到大陆,也就是现在的不列塔尼。
  
   关于罗马帝国撤离后的不列颠历史,我们现在主要的参考资料有修道士吉尔达斯的《不列颠的毁灭》,圣徒比德的《英吉利民族的教会史》,以及汇编而成的《盎格鲁萨克逊编年史》。
   通过这些资料,我们可以知道,盎格鲁萨克逊人征服不列颠后,建立了一系列的小王国,最终形成了七国并立的局面。这就是英国历史上的七国时代。
   根据圣徒比德的划分,盎格鲁萨克逊人分为三支,分别是:
   由丹麦半岛盎格恩来的盎格鲁人,他们建立了东盎格利亚、诺森布里、麦西亚三个王国。
   由易北河下游来的萨克逊人,威撒克斯、苏撒克斯、埃撒克斯三个王国。
   由丹麦日德兰半岛来的朱特人,他们建立了肯特王国。
   而现在的英格兰(England)一词就来源于盎格鲁人,意思为盎格鲁人的土地。
  
   七国相互征战不息,在征战中出现了一系列的霸主。麦西亚国王奥发就是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位,他使用了英格兰王的称号,在查理大帝写给他的信中,他将奥发称作自己“最亲爱的兄弟”。
   到处都是征战与杀戮。市镇被毁,耕地减少。那时的史诗这样吟唱道:“献血在大地流淌,荒芜的土地上满目凄怆。”著名的史诗《贝奥武甫》就反映了那个充满暴力与动荡的时代。复仇将会“赢得光荣,死而后已”。一直到公元829年,威撒克斯王爱格伯特初步统一英格兰。
  
   在这个时代,罗马基督教会的势力也进入不列颠。当罗马教皇大格雷高利看到一位英格兰青年时候,他这样感叹到:“他们是安琪儿而不是盎格鲁”。在教皇委派下,一位名叫奥古斯丁的教士首先来到肯特王国。他说服了国王艾特尔波特皈依基督教,接受了洗礼。公元601年,奥古斯丁成为第一任坎特伯雷大主教。
   经过约一个世纪的努力,基督教最终代替了异教信仰。据说当诺森布力王爱德文宣布皈依基督教受洗礼时,整整花了约克主教伯来纳斯二十六天的时间。在教士卓越的奉献精神下,上帝终于战胜了奥丁。据说,异教神的力量来源于人们的信仰,当人们放弃他的信仰,神就会失去力量,最终消失。
  
   公元八世纪末,一个可怕的敌人来到英格兰的海岸。他们身穿铁甲,手持铁斧,狂暴不已,肆行劫掠。一场维金风暴就此刮起。《盎格鲁萨克逊》编年史这样记载到:793年6月18日,“异教徒可耻的用掳掠屠杀,毁坏了上帝的林第斯法恩礼拜堂。”这个记载开始了绵延三百年的灾难。而英格兰的历史又掀开了新的一页。
  
  下一章将要出现的就是著名的阿尔弗雷德大王了

 

 

 

 

剑与十字——漫话西欧中世纪之八
  
  北海风云(下)
  
   战火燃烧着,大地再次颤抖。爱格伯特虽然成为七国中的霸主,但是和平并未如预期般来临。阴郁的北海中奔腾而来的一股浊流使得英格兰继续沉沦在痛苦与悲伤中。
   诺曼人,来自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他们是天生的战士与航海家。这些可怕的侵略者在那段时间里使得整个欧洲都为之恐惧。北欧原始的农业无法承载日益增多的人口,为了荣誉,同时也为了生存,他们必须向外冒险。
   这些被英格兰人称作丹麦人的战士们身材高大,力大无穷,长着令人害怕的容貌。以劫掠为光荣,以战斗为享受。许多书上又将他们称作维金人,而维金就就是海盗的意思。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战船,诺曼人的战船两头尖翘,有十六对划桨,时速可达十海里。而深阔的船舱内四十至一百名战士。这种战船能够溯流而上,深入英格兰内地。
   闪着寒光的铁斧打破了寺院的宁静。习惯于不受干扰的僧侣面对这些可怖的北方入侵者无力抵抗。积聚多年的财富被劫掠一空,上帝这时也许正在打盹,或许他有更深远的谋略,他始终未曾出现以拯救这些可怜的羔羊。幸存的僧侣用文字记载下了这些可怕的暴行,这成为了这场丹麦人入侵的几乎全部资料。
   789年,北欧海盗的战船第一次来到英格兰的海岸。794年,他们毁灭了贾罗的诺森伯力亚修道院。842年他们劫掠伦敦。851年,他们攻下坎特伯雷城。丹麦人兵锋所至,留下的只有残垣断壁,以及幸存者无尽的忧伤。
  
   面对这些狂暴的战士,英格兰陷入危境之中。丹麦人在英格兰修筑起长期基地,这样他们在冬天就不用回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盎格鲁萨克逊诸国均被他们所挟制,只得被迫每年纳供。除了威撒克斯还保持着高贵的独立。在这样一个时代,历史选择了威撒克斯,它成为了英格兰抵抗的中流砥柱。
   阿尔弗雷德,威撒克斯王爱格伯特之孙,被尊称为大王的一代雄杰。这时肩负起了抵抗丹麦人的重任。
  
   公元865年,数万丹麦人大举入侵。大有席卷英格兰之势。诺森伯力亚首先被征服,成为傀儡国。869年,攻入东盎格利亚,国王殉道者圣埃德蒙战败,被那些野蛮人作为祭品。在此危难之际,威撒克斯国王埃特尔雷德又暴病而亡,留下年幼的王子。大臣们一致推选其弟阿尔弗雷德继承王位。
   阿尔弗雷德有着坚强的意志,虽然他一开始被丹麦人击败,但是他不愿屈服。他是把无望的英格兰拯救出来的唯一人物。
   虽然丹麦人有着当时最为精良的武器和甲胄,他们带着大斧与长剑,带着铁盔与盾牌,还有锁子甲。他们骑着抢来的战马,骁勇无比。相比之下,英格兰人只有长矛与皮甲,实力悬殊。
   起初阿尔弗雷德兵溃地失,藏身于沼泽牧羊人的茅屋之中。但是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绝望,他在积蓄力量,窥探敌人的弱点。只要时机出现,他的出鞘长剑将刺穿维金人的胸膛。
  
   他穿着牧羊人的褴褛衣衫,弹着竖琴来到丹麦人的营地,打探情况。他看到了丹麦人兵营的弱点,同时丹麦人的一个庆祝节日也将开始。他决心抓住战机,击溃敌人。
   这时他的拥护者狄文伯爵已经召集了一支军队。他们将在阿尔弗雷德的率领下赢得无上光荣。
   公元876年,爱丁顿之战。将永远铭记于英格兰的史书之中。
  
   在《盎格鲁萨克逊编年史》中这样记载道:
   (阿尔弗雷德)伊格布里特斯坦……所有萨姆赛特及维尔特郡人及部分汉普顿郡皆来此地觐见他……他们均欢呼雀跃。翌日他自此营地前往伊里欧克,次日又至爱丁顿。他在此奋击敌全军,打得他们落荒而逃。
  
   此战下来,威撒克斯军大获全胜。阿尔弗雷德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英格兰得救了。
   根据和约,丹麦王古特伦及其部将接受洗礼,并且规定沿沃林大道到彻斯特一线(从伦敦向西北延伸到彻斯特),在这条线的北边按丹麦法律进行统治,称“丹麦区”(Danelaw);威撒克斯王国则统治这条线以南地区。
   公元886年,阿尔弗雷德收复伦敦。
  
   为了保障英格兰不再受海盗侵扰,他下令建造性能优于丹麦人的船,据说造出的船是丹麦战船的两倍,每艘船有60支桨,而且更快更稳。他重组军队,建立起一支常备军。这样一支军队拥有更强的战斗力。他们在893年轻而易举的击退了另外一支入侵的丹麦人。他还建立了大量的设防城镇,作为一位伟大的城市设计师,他建立起来的设防城镇以后发展成为英格兰的重要城市。这些繁华的城镇是纪念阿尔弗雷德大王的永恒纪念碑。
  
   他还学习查理大帝奖掖学术,致力发展英格兰的文化水平。由于丹麦人的入侵,文化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阿尔弗雷德大王甚至哀叹道找不到一个可以把拉丁文翻译为英语的人。
   他的宫廷里聚集了一大批的学者,《盎格鲁萨克逊编年史》就在此期间被编纂完成。阿尔弗雷德亲自学习翻译拉丁文著作,他也是亨利八世以前唯一写过著作的英格兰王。
  
   正因为他的文治武功,他才被尊为大王,这也是英格兰诸王中唯一得此称号的人。

 

 

 


 剑与十字--漫话西欧中世纪之十
  
   加洛林王朝的落日
  
   随着843年凡尔登条约的签订,统一在查理大帝剑下的土地再次因野心而分裂。皇冠虽然还在,但是梦想却敌不过现实的人心。帝国匆匆建立,又匆匆灭亡。
  
   查理大帝的子孙们肢解了他们先祖构建的帝国的躯体,贪婪的吸吮着能够得到的一切骨和血。他们互相厮杀,互相仇恨,在利益面前,从来就没有所谓亲情的温情脉脉。
   教士的权力却随着混乱与日俱增。对于相互厮杀扭缠在一起的查理大帝的子孙们而言,取得教士的支持无疑是压服对手的最好手段。可怜的耶和华,再次因为某些传着黑色法袍的道貌岸然者的觊觎权力的野心而沦为人心的工具,十字架这时成为压制对手的铐索。
  
   先是在亚琛的一次会议上,得到秃头查理和日尔曼人路易支持下,皇帝罗退尔被教士们宣布废黜,并且解除他的所有臣属对他所作的效忠宣誓。在伪上帝护法者的心中,所谓的宣誓一钱不值。他们要挟上帝,以自己的野心冒充上帝的决定。而上帝对于尘世上发生的一切,无能为力。
   神的权利,在这时完全成了一场闹剧。如果你身穿法袍,手拿圣经。即使你的心中没有耶和华,但你也可以制造一个耶和华出来。
  
   风水轮流转,教士们的寡廉鲜耻在混乱时代表现的淋漓尽致。秃头路易在几年之后的召开在桑城的一次宗教会议上,他也被教士们宣布废黜了。
   只是宣布废黜归宣布废黜,如果有足够的武力,那些号称上帝在人世间代表的教士们马上会像最虔恭的仆从般顺服你,赞美你。他们会匍匐在你的面前,再次为你戴上王冠。如果你是查理大帝,你尽可以审判教皇,脱下他的法袍,宣布他是基督的敌人。
   只是,在欧洲已经没有查理大帝。
  
   看看这些查理大帝子孙们的绰号吧。这个家族不再有光荣,有的只是耻辱。
   胖子查理、昏庸者查理、孩童查理、盲者路易和结舌者路易,这些人统治着查理大帝曾经统治过的疆土。他们,甚至还不如虔诚者路易,虔诚者路易虽然软弱,但他至少还有优雅英俊的外貌,以及宽厚仁慈的好名声。即使他不适合生存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即使帝国有再次统一的机会,但是这时已没有了统一的领袖。于是只有了昙花一现的统一。日尔曼人路易之子胖子查理,作为一个庸人,由于机缘凑巧,他曾经一度统治了他的曾祖查理大帝所曾经统治过的所有疆土。在881年,他由教皇若望八世加冕为“罗马人民的皇帝”。但是皇帝的称号并不能掩盖他的无能,他既有魅力,又没有手腕,更加没有实力。他的帝国只是建立在纸面上的空中楼阁。仅仅6年之后,他就被他的侄子克恩滕公爵阿努尔夫废黜并取代。
   胖子查理垮台之后,甚至连这种纸面上的统一也不再存在。历史,已进入了新的历程。
   属于加洛林家族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在无可奈何的谢幕中,加洛林家族残存的荣光将被强者罗伯特的家族所拥有。在法兰西历史大剧院的舞台上,将上演属于新的王者的剧本。
  
   在混乱的时代,分裂衰弱的国家成为了来自斯堪的那维亚的战士们觊觎的猎物。查理大帝的子孙们,他们勇于私斗,却怯于保护也无力保护他们的人民。来自北方的飓风——诺曼人,他们将使得这片大地为之长久颤抖。数百艘战舰装载着成千的战士,开始劫掠的一次次远征。公元840年,诺曼人劫掠鲁昂,开始了长达一个世纪的进攻。公元843年,也就是《凡尔登条约》签订的同一年,一股北欧劫掠者攻入南特,将主教杀死在教堂的祭坛上,鲜血污秽了教堂的神圣,对此,上帝视而不见。
   公元845年,他们沿着塞纳河包围巴黎,打败了秃头查理的军队,将俘虏的敌人统统处死,惊恐万分的巴黎市民只得选择屈服,诺曼人勒索到7000磅银子后离开。他们到处劫掠财富,杀戮居民,焚烧房屋,将村庄夷为平地。巴黎从856年到865年的十年间三度被抢劫。“船只的数目不断增加,维京人有如潮水般铺天盖地涌来,到处都有基督的信徒遭到杀戮和劫掠。”恐怖降临大地,在绝望中的人们祈祷着上帝带走自己,“带领我们脱离北欧人的狂暴”。
   在这个时候,查理大帝的子孙们毫无作为。在胖子查理加冕的881年,北欧人却劫掠了查理大帝的故都亚琛,这真是一个体现法兰克诸位国王们无能表现的最好注脚。
   公元885年11月24日拂晓,多达700艘船的诺曼人舰队出现在塞纳河口,包围了巴黎。巴黎人从睡梦中醒来,恐怖地发现自己已经被上帝抛弃了。他们的国王胖子查理未能派出一兵一卒,一切都要靠巴黎人自己了。对于北欧海盗的恐惧使得人们团结在一起为自己的生存而战,因抗击诺曼人有功而被封为法兰西岛公爵的强者罗伯特之子巴黎伯爵厄德挺身而起,担负起指挥抵抗的重任。大主教约斯兰坚定的站在他的身后,他这样说道,“我们的王国版图覆盖君主、国王和上帝统治下的所有土地。王国不能被毁灭,必须通过坚守巴黎来自救。”
   这次围困持续了13个月,巴黎军民拼死抵抗,以保卫他们的家园。他们再厄德伯爵的指挥下有百倍的勇气,甘于奉献自己的鲜血。海盗军团始终未能攻下巴黎。
   886年9月,国王的军队姗姗来迟,并且在城下遭受了一次惨败,被吓破了胆的无能胖子向北欧人支付了700磅白银的“丹麦金”,并允许他们在塞纳河上航行,条件是离开巴黎。
  
   当国王不能保护人民的时候,所有所谓神圣的效忠契约就只是苍白的纸屑,次年,不得人心的胖子被自己的侄子废黜。纸面上的帝国正式分裂,888年2月29日,在人民的欢呼声中,贵族选举厄德为他们的国王。
  
   只是加洛林的光环还未完全消退。厄德虽然称王,但是反对他的权贵拥立结舌者路易之子傻瓜查理为国王。两个家族为了争夺王位还将展开长达百年的战斗。898年1月厄德死后,傻瓜查理再次成为西法兰克唯一的王。傻瓜路易做的对历史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件事情也许就是对于诺曼首领罗洛的册封了,他认为这样可以保障自己不受诺曼人的侵扰,当然,他也无力驱逐诺曼人。公元911年,傻瓜查理与罗洛订约,将鲁昂等地割让于罗洛,罗洛对傻瓜查理行封臣礼,罗洛也成为诺曼第公爵领的第一代公爵,征服英格兰的征服者威廉就是其子孙。
   虽然在册封典礼上,罗洛视国王为无物,嘻笑不止,但是他最后毕竟还是受洗皈依了基督教。
  
   傻瓜查理的懦弱无能实在不得人心,在这样一个“人类相互吞食犹如海中的鱼”的时代,他的才智不足以维系法兰西社会的秩序。公元922年,贵族们拥立厄德的兄弟罗贝尔为王,他原本继承了法兰西岛公爵的领地,是当时举足轻重的权贵。
   叛旗竖起,战争再次打响,在加洛林王朝的天幕下,一道如血残阳正无可奈何的走向消逝。虽然它的光辉在法兰西的土地上还要停留到公元987年,只是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因为,他们的家族再也没有出过一位人物。

 

 

 

 

剑与十字——漫话西欧中世纪之十一
  
   德意志的诞生
  
   这是一片伟大的土地,但它长久的沉睡着,在黑森林的幽暗深处,智慧的光芒被藤蔓缠绕。当束缚解脱,黑甜乡中的民族醒来,他们就不再是野蛮人,而是秩序与文艺的守护者,但是,这还将需要很长的时间。
   德意志——日尔曼人的故土。在中世纪的早期,包括之前,那里只是文明的边界地带,属于这个民族的历史才刚刚拉开序幕,仿佛明珠一颗,久被尘土遮掩,一旦尘尽光生,便将照破山河万朵。
   这里有着最为令人生畏的战士,罗马人曾企图征服他们,但是强大的罗马军团发现:“艰难地去征服前进道路上的对手,而每一次胜利,他们都得付出血的代价。”条顿堡森林之战中,精锐的三个罗马军团被全歼,统帅瓦卢斯战死,这成为了奥古斯都心中最大的痛。之后的日子里,罗马帝国直至灭亡,始终未能征服这个民族,这片土地。
  
   在民族大迁徙的狂涛中,老朽的罗马帝国灭亡了。大小的蛮族国家盘踞在前帝国的尸体上分割遗产,直到查理大帝的出现。新帝国建立后,这里成为查理曼帝国的组成部分。但是,查理的梦想只是昙花一现,他死后,不肖子孙们并没有能够维持这个帝国。《凡尔登条约》签订之后,东法兰克分给了日尔曼人路易。而崭新的历史就此缓缓拉开序幕,时为公元843年8月。从这开始,原本的弟兄就开始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日尔曼人路易之子胖子查理一度再次领有帝国全境,在其远征意大利期间,教皇约翰八世将皇冠套在他的头颅之上,但是皇冠的重量不是所有的头颅都能承受,在一场北欧人狂风暴雨般的侵袭中,他没有能够尽一个国王的义务。领主们需要一个带领他们打仗取得胜利的人当他们的国王,统治他们。于是,公元887年,在特里布尔,从法兰克尼亚,图林根,萨克森,巴伐利亚等地赶来的各地权贵将无能而不得人心的胖子查理赶下了皇帝的宝座。被废黜的胖子查理之后投靠美茵茨大主教生活。
  
   胖子查理的兄弟卡罗曼的私生子,也就是其侄子克劳腾公爵阿努尔夫继承了他的地位,阿努尔夫颇有振作之像,891年,他在蒂尔河之役中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北欧人,同时他也肩负起抵抗东方最新崛起的马扎尔人进攻的重任,与此同时,他还抵挡住了摩拉维亚人的侵袭。贵族们宣誓效忠于他,896年,阿努尔夫兵临罗马城,以投靠强者为生的教皇福摩瑟斯为取得阿努尔夫的保护与支持,便给阿努尔夫加冕为罗马人的皇帝。但是这只是一个空头称号,西法兰克他始终未能染指,东西两国在这时已愈行愈远。
  
   阿努尔夫于899年去世,他的儿子路易在福希海姆被权贵拥立为王,但是他当时仅仅是个孩童,因此他被称作“孩童路易”。这,完全是一个悲剧的开端,拥有国王头衔的人却无法履行国王的义务,加洛林家族在东法兰克的统治前景一下子黯淡下来。因为他面临的是四周强敌还伺的局面,诺曼人,斯拉夫人以及马扎尔人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这片土地,但是一个孩童,他又如何能够肩负起这样的重担。而且他面临的不仅仅是外部的敌人,而且内部的地方权贵领主,以三尺童儿又如何能够压制。
   东法兰克日益衰退的王权已经不能抵挡地方势力的侵蚀,孩童路易只能是名义上的领袖。在德意志,虽然那些地方领主宣誓效忠,但是法兰克人的势力始终未能深入。这块地方除巴伐利亚南部外,从罗马帝国开始就很少受到外来经济与文化影响,尤其是北部边远地区,原先的血缘关系很少破坏,结果便造成这样一种特殊现象:原来的部落联盟变成了新国家的行政单位。在这个时候,野心勃勃的地方领主们利用始终存在的部落意识,开始全面篡夺国王的权力,分割原来属于国王的土地。
   这些领主的独*立王国被称作“宗族(德文为stamm)公国”或者“部落公国”,以部落文化传统为纽带维系,崛起于8世纪加洛林帝国开始衰落时期。正是这些公国,导致了以后德意志一千年的分裂。
   当时能够主宰德国命运的一共是五大公国,他们分别是萨克森公国、士瓦本公国、巴伐利亚公国以及洛林公国,这五个公国中只有洛林与法兰克尼亚两公国法兰克化较深,而其他三公国自始自终都只是名义上帝国的组成部分,若国王强大,他们则臣服,若国王无能,他们便跃跃欲试。
  
   孩童查理,只是权贵手中的傀儡,他拥有的只是查理曼大帝血统的号召,但到了加洛林家族如此没落的时代,他的血统也不再是荣耀的象征。虽然在908年,他也被加冕为皇帝,但是这个皇冠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件华美的玩具。
   在其统治之下,马扎尔人时时入侵掠夺巴伐利亚、萨克森等地。但是国王国王没有实力保护地方省份,一切只有靠自己了,公爵们分封采邑于武士,这才组织起军力抵抗入侵者。这样,王权就彻底衰败了。
   公元910年,马扎尔人大举入侵,尚未成年的国王孩童查理在大臣挟持下率领王家军队迎战于奥格斯堡附近的莱西费尔德,结果国王军队被马扎尔骑兵大败,受到惊吓的孩童查理不久即生病,于次年病死。
   由于孩童查理死时尚未成年,死时没有子嗣,于是加洛林的东系就此绝嗣。原先东法兰克的地方权贵们发现,他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是迎立西法兰克查理大帝的子孙为新国王,要么他们自己选出代表自己的国王。拥有强大实力的部落公爵无法接受一个来自于西法兰克的异乡人做他们的国王。他们需要的是一个产生于日尔曼的新国王。
   911年的11月,来自于法兰克尼亚、萨克森、士瓦本以及巴伐利亚四大公国的代表齐聚福希海姆,在萨克森的奥托的提议下,法兰克尼亚的康拉德被选举为国王。这样,一个新的时代就此开端,在东法兰克的蛹中,德意志国家破茧而出。

 

 

 

 

剑与十字——漫话西欧中世纪之十二
  
  
   奥托大帝与神圣罗马帝国的建立(上)
  
   孩童查理的死去标志着德意志民族脱离加洛林家族的羁绊走上独 立发展的开始,但是公爵们选举的康拉德一世在历史上注定只是一位过客。对于需要强有力轴心的德意志来说,他缺乏足够的力量。诸公国名义上受他统率,但实际上各行其是,国王除了王冠之外,别无他物与各枭雄一争短长。
   萨克森公国的亨利成为了国王最大的敌人,亨利因其当选公爵之日正在哈尔茨山中捕鸟而得来的“捕鸟者”的绰号闻名于世,此时他统率着原东法兰克最为强大的公国,更重要的是,他有足够的能力及魄力来应对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捕鸟者亨利如同戏弄猎物一般一次次的发动叛乱,在战场上不断的击败国王康拉德,使得国王颜面扫地,焦头烂额。
   康拉德虽然没有能力,但是他的头脑还算清醒,他明白,他无法承担王冠的重量,而这项华美的王冠,对于强者来说无疑是最好的装饰品,但对于他及其他的子孙而言,带来的只有无休止的羞辱与麻烦。于是,他选择了“宽容”的妥协,他将象征王权的权仗交与亨利,宣布在他死后,捕鸟者亨利将作为德意志的王统治这片土地,与之交换的条件是是法兰克尼亚公爵领的完全自治。
  
   公元919年,做了9年有名无实的国王的康拉德去世,其弟埃贝哈德继承了其原先的公爵领,在贵族会议选举中,他的敌人推出了巴伐利亚公爵阿努尔夫,但是这是一个实力决定一切的世界,最终捕鸟者亨利凭借着他的实力成为了新的国王,其年,他41岁,萨克森王朝的辉煌由此开创。
   捕鸟者亨利无疑是一位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信奉实力至上的原则。在加冕礼上,他宣布拒绝包括“涂油礼”在内的一切宗教仪式,使得那些脑满肠肥、以法袍掩饰无知与虚伪的僧侣们大惊失色。在亨利眼中,十字连做剑的装饰的资格都属勉强。那些僧侣们面对寒光凛冽的长剑,只能在背后诽谤亨利,称之为“无柄之剑”。
   但是不管僧侣们如何诅咒,长剑依旧牢牢掌控在亨利手掌之中。耶稣号称能在钉上十字架后死而复生,但是那些口口声声称要为信仰殉难的教会僧侣们,却无人敢于实践头颅落地后的复活。一切都以利害关系为选择。
  
   只是拥有强大势力的巴伐利亚公爵阿努尔夫及士瓦本公爵布尔克加德一开始并不承认亨利的王权,在付出沉重代价后,在一系列的讨价还价中两地公爵最终屈从于亨利,但是依旧保持了自治的权力。
   他的战绩并不局限与此,在西方,他利用西法兰克内斗的机会,两次进军洛林,于925年最终将其吞并。在东方,928年,他的军队渡过了易北河,击败了斯拉夫人,攻占了要塞勃兰登堡。次年,又出征捷克,迫使捷克大公瓦茨拉夫向其称臣。
   与此同时,捕鸟者还因有力的防御马扎尔人的入侵而获得时誉。924年,不断侵扰德意志边境的马扎尔骑兵再度发起狂风暴雨般的入侵,村庄被劫掠,居民被杀戮,天空被火焰染成红色,四处回响着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数十年来,马扎尔骑兵每年都如瘟疫般卷来,带来杀戮,然后呼啸而去。亨利引兵来战,但是马扎尔骑兵骁勇善战,亨利一时无力取胜,此时德意志军正好俘获一马扎尔贵族,遂以交换此一重要战俘为契机,双方展开谈判,最终签订一为时九年的和约。在此休战期间,亨利厉兵秣马,整顿军队,一方面扩建边境要塞城堡,一方面以九分之一的家臣戍守边境接受骑兵训练,九分之八的家臣从事农业生产,支持前方战士。最终九年和约期满,亨利已训练出一支强大的骑兵军团。
   934年,马扎尔骑兵再次入侵萨克森—图林根地区,亨利闻讯率领大军前去迎战,两支骑兵孰强孰弱一战便知分晓,双方最终会战于里亚德地方,亨利率领他的勇士们在此大败马扎尔人,从此击破了马扎尔骑兵不可战胜的神话。
  
   捕鸟者亨利的战绩虽然辉煌,在其统治期间实际上奠定了德意志国家的基础,但是面对其子奥托的光芒,他立刻黯然失色。其子奥托在历史上以奥托大帝而闻名,他也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创建者。
   奥托是其父捕鸟者亨利在其第二次婚姻中产下的长子,936年,在亨利缠绵于病榻之上时,他在全德公爵大会上被指定为王位的继承人。奥托身材魁梧,相貌堂堂,蓄有茂密胡须,以致被人称赞为拥有“雄狮猛力”。936年的7月31日,在亚琛大教堂查理大帝曾经登基的大理石宝座之上,在美因茨大主教希尔德贝特的主持下,他加冕为王。其年,他仅有24岁。
   大主教希尔贝尔德将佩剑绶带及权仗交付于奥托,在科伦大主教及特里尔大主教的协助下,对新国王进行了涂圣油礼,其后,法兰克尼亚公爵埃贝哈德亲手奉上了纯金制作的王冠。在加冕礼上,洛林公爵吉泽尔贝特、法兰克尼亚公爵埃贝哈德、士瓦本公爵赫尔曼以及巴伐利亚公爵阿努尔夫分别以国王的库房总管、膳食总管、酒类总管及御马总管的身份出席。年轻的国王似乎受到了显贵们的一致拥戴。
  
  
   但是在觥酬交错之间,暗伏着刀光剑影,唇角边流淌的鲜艳红葡萄酒汁,仿佛便是流淌的鲜血,大块吃肉的血盆大口,实际却是撕咬敌人的准备,在热闹欢快的表象之下,暗流却在汹涌崩腾,野心与不满在此聚积,寻找着机会。对于年轻的国王而言,他的征途才刚刚开始。

<< 西欧中世纪插入 / 转·剑与十字——漫话西欧中世纪(...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dgzy01201181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