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转·一个古老的故事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同人我非常非常地喜欢啊!!!

 

吉祥天是漫画里第一个煞到我的女性,细长而温雅的眼睛直到现在还是闻天心目中体贴姐姐的重要标志~~~(汗,我知道这中标准有些奇怪 |||)

 

同样,毗沙门天也是我爱的。虽然对闻天来说《圣传》里最勾人心魄的厮尊天号帝释,但对同样秉公衡是非的天某人来说,毗沙门天当属《圣传》总分最高的男子。天皇也很好,但是太腼腆——闻天对正太没有兴趣,即使是身高180以上的正太。增长天不错,但是相貌分上败于北方将军~~~呃,其实人也不是很丑……

 

 

===========================

 

又是深夜了。   
天界的夜晚一直都是如此冷漠与凄清。我同平常一样,在夜里独自醒来,倚在窗前,凝视着外面墨黑色寂静的天空,已经三百年了。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回头望向镜中的自己,三百年了。   镜中那个沉默忧郁的女人真的是我吗?那张苍白寂寞的脸孔真的属于我吗?真的是从前那个明眸皓齿,单纯无邪的我吗?我曾经无忧无虑,曾经拥有一切,曾经有着尊贵无比的身份,曾经有个人疼爱的抚摸着我的头发,称赞我的笑容犹如阳光般明亮灿烂,照亮了整个天界。
那是我的父王,天帝。他是一个那样贤明圣德的君主,他所统治的天界一直以来安定宁和。我曾经以为这种宁定会一直持续下去,而我会一直理所应当的幸福下去。
然而——   
三百年前那一场惊天浩劫,雷神帝释天领军叛变,攻城掠地,杀戮无数。在善见城被攻陷之后,他亲手斩下了我父王的头颅,鲜血淋漓的悬挂在城头,昭示天下。他的身上溅满了我父王的鲜血,他是一个真正的恶魔,有着我永不能饶恕的罪过!然而——他身边的那个人,那个他的得力干将、他的左右手,那个有双深色眼眸的男人……我闭上眼,心里闪过一到难言的苦痛……那个我一生最亲近又最遥远的男人,他的双手同样染有无法洗净的鲜血……   “
吉祥天,您又醒了吗?”有人在叫我,是他?不,不会的。我回过神,转过头去,我的贴身侍女北斗正关切地望着我。我冲她微微笑了笑,在这么长长的寂寞岁月中,她一直忠诚的守护在我的身边,解除了我很多烦闷苦恼,尽管我的生命中还有更深沉的痛苦,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我只是,想起来看看夜空。”我淡淡地说,分明是在撒谎。   
“对了,今天晚上,他……有没有……回来过?”我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漠不关心,我每天都会问同样的问题,虽然答案往往都让我失望。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习惯得就好像自己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得到回答。   
只是今天我没有想到,北斗一脸欢喜的说:“毗沙门天他今天刚好回来呢!我就是过来叫您的!”她边说边推着我向外:“您等了他很久了吧?”她太了解我的愁苦,明白我的寂寞了。   是啊,我等了很久了,太久太久了。我的脚步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牵动着,带着我向大殿奔去。我等得太久了,此刻这种似乎欢喜无限又仿佛悲伤至极的感受,我无法去深究,我只是想,快一些——见到他。   
我一眼就看到了他,正坐在大殿中央,依旧一身戎装。他斜靠在椅座里,神色看上去很疲惫,比上次更加劳累憔悴,是因为六星叛乱的缘故吗?但是他的眼睛,依然那么深,那么深……我站住了,静静的望着他,正如他现在一动不动的望着我。我们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相互远远的对望着彼此,就像这三百年来我们之间不可迈过的鸿沟,尽管以夫妻之名久久相对,却无法往前跨出一步。   
我正在出神,他开口了:“这么说,吉祥天,”他站起身来,向我走来:“你过得还算好吧。”   
我开不了口,我的喉咙哽住了,我的眼眶发热。我想告诉他,毗沙门天,你终于回来了,我很高兴,我很……可是我分明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自己的嗓子里发出来:“是的,我很好。”这不是我想说的,却实在是我所说的。   
他在我的面前站住了,眼神有些古怪,声音也有些古怪:“很好吗?是的,你一直都不想见到我,这正合你的心意。”我仰起头,楞楞的看着他。他好像在喉咙里轻轻笑了一下,说道:“可是我必须,回来看你——”他伸出手臂,把我抱在怀里,“_——瘦了没有?”   
我无法动弹,无法思考,只能任他渐渐把我抱紧。一种迅速膨胀的情感占据了我的身体,让我的心仿佛都燃烧了起来,那么甜蜜,那么痛楚…… “你流泪了,吉祥天”,又是他的声音,好像很近,又好像很远,“我并不想使你不开心,只是……”他不再说话,轻轻地加重了手臂的力道。   
在极度眩晕之下,我问自己:这是什么意思?我不仅仅是你的人质吗?我的存在不是一直只作为先帝的遗孤吗?我是你的妻子,但你真的把我当作你的妻子了吗?你现在的行为是在表达你的歉意,还是在掩人耳目?你是在关心我,还是为了让我甘心情愿地扮演好自己人质的角色?……我拼命的提醒自己,不要昏了头,不要自作多情,不要以为你在乎我——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仍然狂跳不止,每跳一下都在叫着:毗沙门天!毗沙门天!毗沙门天……?   
当年,那个恶鬼一般的天帝砍下了父王的头颅,也杀光了宫里所有的女眷,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然而,我却被许配给了他的得力助手——现在这个抱着我的男人,毗沙门天,活了下来。那时,我看着自己未来的丈夫,他有一双深邃的眼眸,年轻的脸庞和嘴唇,年轻的鬓角,他非常英俊。不过,那时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在我很小的时候,曾经在花园里迷路,失足摔倒,年幼的我无助而害怕。那时候,有一双手拨开我身后哗啦作响的树叶,将我轻轻地抱起来。我看到了这个人,看到了这个人那双深色的眼睛,那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年轻男人。他的声音响了起来,既低沉又温柔:“公主,不要怕,我是您父王的部下,是一名武神将。”他抱着我,向父王的宫殿走去。我的心就像我的身体一样,在空中飘飘荡荡着不了地,直到他将我交到父王的手中。   
父王那天一反常态,脸色沉得可怕,他看着那个年轻人离开的背影,反反复复的只是说:“不被允许的恋情是不能发生的。” 父王告诉我必须远离那个人,因为我将来要嫁的人是北方将军,而不是一名区区的武神将。我不明白,也不敢违抗父王的命令,只能悄悄看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之后又有多少次,在我跟父王与阿修罗王他们说笑的时候,仍能看见他远远的抬头望着我,每一次我的心都会怦怦乱跳,心底又忍不住秘密的欢乐起来。因为我知道,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我的身上——尽管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然而,不久之后,乾坤逆转,剧变横生,北方将军被杀,阿修罗王阵亡,我的父王身首异处。在我嫁给他之后,我才知道,这个扬刀立马、立下赫赫战绩、亲手斩杀北方将军、令天界闻之色变的男人,叫做毗沙门天,现在的北方将军。   
想到这里,我抬起头,看着抱着我的毗沙门天,淡淡月光下,他依然英俊,依然令我心动,但是,也是他帮助帝释天毁了我的天界,杀了我的父亲!   
这个想法在我的脑中一闪而过。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僵。他察觉到了,放开我,微微苦笑:“看来,你永远不会原谅我的了。不管怎样,我今天看见你平安无恙,也就够了”。   
他向外面走去,隐隐还能听见他的叹息:“你连看,也不想再看我一眼了吗?”我猛地转过身去,可是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我坐倒在大殿中央,一种更加难忍的痛苦击倒了我,他来过,却又这么快的再度离开。他的体温还可以在我自己身上触摸到,可是现在留给我的只是无边的黑暗和寒冷?北斗跑了出来,为我披上袍子,对我说着什么安慰的话,我茫然的点头,却什么也听不到了……   
“六星汇集,将压倒众生,成灭天之破”,这是一个预言。自古以来,从没有预言会落空,从没有命运能改变。我用星镜一算再算,终究算不到这个预言的结局,算不到天界将会有怎样的未来。帝释天如今想必寝食难安,所以毗沙门天回来的次数更少了。即使回来,我们仍然形同路人。于是,我每晚独自望着夜空的时间更加长了些。   
其实这三百年来,我亲眼见证了帝释天的残暴虐行,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开或者死去。我真的看够了,我对我这条无所作为的生命已经感到厌弃,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了一切。我早就应该放弃我的生命,然而我还是活了下来,只为了——能再看见他的眼睛,能再感受他的拥抱——毗沙门天! 日子周而复始,等待,见面,分离,再次等待,就是我恒久不变的生活。不时地传来六星杀败天帝军队,逼近善见城的消息。善见城内外人心惶惶。毗沙门天一次比一次的劳累、疲惫,回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近来常常梦见自己又变成了小小女孩,在温暖的阳光下翩翩起舞,感受着那个人的轻柔目光像羽毛一般的拂过我的身体……有人来到了我的身边,是我熟悉的气息,是他。   
他拂开我额前的头发,在我睁开眼睛之前,他的唇轻轻的吻住了我,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吻过我了。我不敢出声,亦不敢动弹,只静静的感觉他温柔的嘴唇和热切的呼吸。他的嘴唇滑过我的面颊和眼睛,落在我的耳边。   
他环过双手抱住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吉祥天,我相信命运,我相信这个天界会灭亡,我相信我不会活到明天,那么,”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提高了声音:“你还是准备闭着眼不看我吗?!”   
我全身大震,猛地睁开了双眼,看见那张我朝思暮想的面孔。他的脸上不再有冷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恳切而痛楚的神情。我的心乱成了一团,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是怎么了?今天的一切都和平常不一样了?我的心再度狂跳。   
“我以为,你一直把我……当作人质……不是吗?”我迟疑着开口说道。   
他握住我的手,手心灼热,握得那么紧。他喊着我的名字:“吉祥天!……”欲言又止。   “不是这样的,吉祥天,不是这样的……”他的眼中散发出摄人的光芒,让我既害怕又期待。   他要告诉我什么。我只知道,那是我等待多年的东西。说出来吧,只要你说出来,求求你说出来吧,只要你一句话,任何东西我都可以放弃……   
就在这时,北斗闯了进来,连声地叫着:“快!毗沙门天,天帝急召将军入城!六星攻入善见城了!”毗沙门天放开了我,转身取了战袍,迅速的穿上。在他披上披风时,我看到了他脖子上的伤疤,我记得,那是我的牙齿留下来的。毗沙门天快步出门,临走时回头看了我一眼,却无暇多发一言。我只能呆呆的看着他离开,方寸大乱到无法开口说一句“小心”。我茫然的坐着,心乱如麻之下,还仍然记挂着那个伤疤。   
当初,我目睹父王被杀,亲人无一幸免。我蜷缩在宫殿的角落,在尸横遍地之中,瑟瑟发抖。恐惧、孤独、仇恨几乎将我完全吞没,我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这时,还是那个人,还是那双手臂,抱起了我,还是那个声音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公主,不要怕。没有人可以伤害你。”那个人的身上有血的味道,他是凶手。我失去了一切,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我用尽全力向他的脖子咬去,他微微一震,就不再动,让我死命的咬下去,直到感到鲜血从齿间流进了嘴里,我才失去了知觉。   
在那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看不见任何东西,常常会在夜里噩梦连连。是他,在我害怕哭泣时抱紧我,温柔的吻我的面额和嘴唇,拥着我轻声安慰,让我慢慢的平静下来。在我眼睛渐渐恢复以后,他会在午后的微风中,悄悄为我披上一件袍子,静静地在我鬓旁插上一朵花……   
现在想来,是谁,这么久以来,始终在背后默默不语的呵护着我?是谁在冷漠的面具下,小心翼翼的表达着自己的关怀?又是谁在我的怀疑与拒绝下,一直对我不离不弃?……难道这一切我从来都不明白?他给予我无尽的温暖与保护,我回报的只是仇恨和伤害?   
不,不是这样的。我惊跳起来。我要去找他,问他那句没有来得及说出的话。我还要告诉他,我从来没有恨过他,即使他杀了我的父王,毁了我的家人,我还是无法恨他,我依然相信他,依赖他,我是——我是爱着他啊!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是爱他的,从他第一次用那双眼睛看着我时,我就爱他了!   
当我赶到善见城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一片腥风血雨,死伤无数。可是,毗沙门天在哪里?我仓惶四顾,北斗在前面叫着:“吉祥天!将军在下面,正和夜叉王打!”我的血凝住了,夜叉王,天界最强的武神将。毗沙门天会不会有事?我冲上前,向下望着激战的两人。周围有人哭喊,有人惊叫,有人喊着太危险,让我离开。可是,我怎么能?怎么能?!毗沙门天!  
一声石破天惊的巨响。夜叉王冲破了毗沙门天的力量,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他的刀深深插进了毗沙门天的胸口,就仿佛同时洞穿了我的心脏。   
没有痛,能比得上这一刻。   
我的身体里有个东西倒塌了。我不记得自己如何狂叫着冲下去的,我只知道我抱着他倒在血泊里的身体,他胸口上那个致命的伤口,正可怕的流着鲜血。我紧抱着他,求他不要死,求他睁开眼睛。我不能,不能失去他,我不能没有他!   
他的血渐渐浸透了我的衣裙,他抬起那双失去了神采的双眼,伸出手摸着我的脸,嘴里流着血,喘息着,断断续续的说:“你是我一生……都想要的花,我硬……硬把你摘了下来,没想到……伤了你……”我只是哭,只能试图把他抱得更紧,他的声音开始慢慢微弱下来:“我不想使你流泪……却常常……让你……流泪……”他的双眼慢慢的合上了:“这是……我的……报应……”   
声音停住了,他的手无力的垂落在我的胸前。   
我的一切,生命、感情、希望……全部都在这一刻,彻底的——碎成了粉末。   
这也是我的报应。   
我一直以为自己一无所有,毗沙门天。现在,我在这里,抱着你逐渐冷却的身体,我才明白,失去了你,我才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了。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要永远的抱着你,你的话还没有说完,你还没有听见我的忏悔,不是吗?   
我听见有个嘶哑的声音叫着:“毗沙门天,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那是我的声音吗?我不知道,自己似乎正向一个黑暗的、看不到尽头的地方滑去。他说的对,“这是我的报应”,我的无情和愚蠢带来的报应!   
“三百年前,毗沙门天告诉我,可以辅佐我夺取天下,”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隐隐传来,我麻木的抬起头,透过泪水朦胧的双眼,在我面前是帝释天高大的身影,他继续说:“他唯一的条件,是事成之后不杀你,许配给她为妻。他说过,要得到你,只能用武力。即使永远得不到你的心,他也别无选择,因为他的愿望,就是能把你留在他的身边。”   
这是真的吗?我低头看着怀里的毗沙门天,他静静的闭着双眼,仿佛睡着了一般。那么,他是真的——爱我的了?   
“这是我和毗沙门天之间的约定,现在他死了,你也不用再活下去了!”帝释天的剑猛地刺穿了我,我居然还能感到一丝冰凉的疼痛。也好,这比起让心撕成碎片的感觉好多了。   
我看见自己的伤口不断涌出血来,反而感到一阵的轻松与快意。我早该死了,三百年前就应该死了。我让仇恨蒙蔽了我的双眼,我放过了身边最真实的幸福,我伤害了自己在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吝啬于说一个“爱”字!   
“我是爱你的,我也……一直一直……一直爱着你啊……一直如此的……”我无法再说下去了,虽然彼此相爱,心意却不能相通,这是我们共同的罪,就让我们一起来承担吧!   
我的血混着泪水流到他的身上,与他的血混在了一起,现在我们永远都在一起,拆不散,分不开了。我真的很幸福,比这三百年加起来都幸福。我们终于可以脱开这一生恩怨牵绊的枷锁,到另外一个世界去相爱了。   
帝释天的剑再度挥来,这正是我想要的。在我失去最后的知觉前,我还能看到天界清澈的夜空,看到自己倒向了毗沙门天。我真的很满足了,因为——毗沙门天——   
——现在,我永远都只属于你了啊!——   
……   
 
 
来源:搜狐动漫论坛-同人同心 作者:清风微扬
<< 转·终我一生,等待没有你的结局—... / 转·一个古老的故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dgzy01201181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